新闻中心

NEWS

文章详情
Details
“福牛春碗”设计者王红卫:文创是一个开花结果的过程
时间:2021-03-18 08:47:47

手捧“春碗”看“春晚”成了今年春节的热门话题,这盏“春碗”将脍炙人口的福牛形象与中国传统的春节文化相融合,将中国人对“福禄寿喜财”的美好期盼与生活中热腾腾的烟火气儿相结合,更引发我们对于生肖文化、文创衍生产品等诸多领域的关注和思考。借此机会,艺术中国特约2021CCTV春节联欢晚会“福牛春碗”的设计者,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王红卫教授,一起揭晓其创作背后的故事,看看这碗里究竟盛着哪些“珍馐美馔”?

福牛春碗 设计师:王红卫 赵晖 冯畇茜,执行:吕淳 冯畇茜

小碗中的大智慧——从春晚到“春碗”

艺术中国:牛年如意转乾坤,牛气冲天开鸿运——“福牛春碗”带着它的红火和热情为2021年开了一个好头。可否请您先为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只与众不同的“牛碗”?

王红卫:“福牛春碗”,是受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所属中视实业集团以及北京国际设计周委托,专门为央视春晚设计创作的以牛年为主题的生肖福礼。我在去年6月接到委托,并带领包括倪君、冯畇茜、赵晖及在读硕士研究生陈柳絮、陈卓然、张琰、袁也在内的核心设计团队进行创作。我们将中国传统文化、图腾纹样和民俗民艺相融合,选取“正德宫碗”的经典器型作为“春碗”的创作原型,其“福”字取自《曾伯黎簠铭文》,并在图形设计上融入如意、祥云、葫芦、铜钱等元素。同时,我们在高骨质瓷上实现了釉下红的烧制工艺,每只“春碗”需经6道工序,5次入窑高温烧制,手工贴画、镶金,经过约116个小时的烧制,力求做到精益求精

福牛春晚收藏证书

正德碗手稿-王耀玲老师

福牛春碗盘烧制流程

艺术中国:没想到这小小的碗中承载了大大的智慧,可谓独具匠心了。我注意到,“春碗”上的这个“福牛”形象与一般意义上的“吉祥物”有所不同,它可能少了些甜美可爱,但却多了些坚定和气魄。

王红卫:你说的对,这不仅是“福牛”的用心之处,也是我们作为设计师的态度——人类在2020年遭遇了全球疫情的至暗时刻,“福牛”设计的出发点就是“牛”转乾坤,用这一谐音的寓意去抵抗过去一年的惶恐和茫然。因此,我用充满力量感、踏实强壮的秦川牛代替了可爱的卡通牛或是乖乖牛,并在设计中选择具有吉祥寓意的如意纹、吉祥云、平安福,宝葫芦等元素,最终铸造了这只强悍有力又铆足干劲的“福牛”。一方面,作为日常生活的碗,它红红火火聚拢着生活的热乎气儿;另一方面,“福牛”通过碗为载体,化身图腾的象征,承载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许和愿景

如意福牛盘 设计师:王红卫、倪君

福牛春碗套装

福牛春碗套装

艺术中国:是的,尤其是那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一看就是牛气冲天,蕴含着一股强大的能量。

王红卫:这才是我们真正意义上想做的,“福牛”更像是一种精神的守护和吉祥的加持。“俯首甘为孺子牛”是鲁迅的态度,而设计师更应该有自己的态度,要强调内心并挖掘有精神深度的东西,而不是浮于表面

福牛春碗报道集锦

艺术中国:所以,今年的“福牛春碗”远远超出了普通意义上“生肖纪念品”的范畴,也得到了更为广泛的认同。我看到央视新闻、财经、中文国际、综艺等诸多频道,以及包括明星、网络红人薇娅等在内的诸多媒体、渠道都在聚焦报道咱们的“福牛春碗”礼盒套装。

王红卫:是的,这也要感谢总台的影响力和大家的认可。

生肖文化VS星座文化:要发掘传统文化中的民族DNA

马年邮票 设计师:王红卫、郝望舒

艺术中国:据我所知,除了今年的“福牛”系列外,您和您的团队早已创作了诸多经典的生肖形象和文创衍生品,包括国家邮政总局2014年贺年有奖专用马年生肖邮票的《马上如意》、猴年《祥瑞火猴》系列丝巾和鼠年《众望所“鼠”》系列瓷盘等形象都深入人心。在此,想请您谈谈对生肖文化的看法?

王红卫:生肖文化属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近年来,随着我国在各领域里的持续稳健发展,国人的文化自信心大大提升。生肖、汉服、“国潮热”持续升温和流行,尤其能够感受到年轻人对于传统文化的回溯。不同于西方的星座文化,生肖是东方人的一种文化情结,并同春节一道逐渐得到更多来自世界的了解和认可,成为一种传播东方文化理念的载体。生肖文化逐渐成为文化潮流和时尚,不仅是文化自信的体现,更源于它根植于我们民族的血脉中,是一种自发的身份认同

猴年生肖丝巾 设计师:王红卫、周圆圆

艺术中国:但潮流的兴起有时候只是数量上的激增,与生肖相关的文创产品层出不穷,却很难见到特别有代表性、深入人心的,这方面您有什么建议?

王红卫:可能和我自己属马有关吧,我从2014年那个马年开始逐渐对生肖相关的文创产品产生了兴趣,并在这些年将生肖文化作为课题之一与工作室研究生团队共同研究。你说的问题的确存在,我认为,生肖文化的核心DNA在于挖掘不同动物的性格特色,从而提炼其精神内涵,再与当代生活的审美取向相结合,进行一种视觉意向的传达。生肖文化源于传统,但又要走入当下,设计师要做的就是随着时代的变迁,找到十二生肖各自形象所承载的独立语言,在内涵上赋予它们美好的寄托,在视觉上将传统解读给当下,把精神内涵和美好期望与视觉形象相结合,只有这样才能与受众产生共鸣,避免内容上的空洞和语言的趋同化。

2019年清华大学周历

文创产品——文化底蕴 + 略高于市场的产品思维

艺术中国:其实您对生肖文化的解读也是您做文创衍生品态度的一种折射。近些年,文创产业格外引人关注,文创产品层出不穷,从设计师的角度,您怎样看待或定义文创产品?

王红卫:中国当下的文创产业充满了机会,同时也面临着挑战。文创产品的首要属性是产品,但与一般产品不同,它的定位是“文化创意”,所以它应该在符合所有商品属性的同时,更强调其文化内涵

鼠年瓷器 设计师:王红卫、陈柳絮

艺术中国:所以,是否可以理解为它介于艺术品和商品之间,不仅需要艺术性的呈现和设计,还有着更高的文化诉求?

王红卫:是的。首先,作为一个设计师,一定会带有个人的审美取向和情感,但文创产品与太过个性化的“艺术作品”不同,它需要综合考量受众、市场等多方因素。这就需要设计师从“我”思维转换为“他/她”思维,进行广泛的学习和调研,明确产品属性、市场定位和消费群体。同时要量力而为,了解包括制作成本、工艺技术、价格定位以及流通环节等各个要素,在可行性区间内找到自己最合适的语言、材料和工艺。否则你的设计就会变成纸上谈兵,停滞在草稿或个别样品阶段无法实现最终转换。另一方面,设计者又不能太过商业化,不要完全被市场拽着走。应该在了解市场、尊重市场的基础上,略高于市场

艺术中国:怎样理解“略高于市场”?

王红卫:主要是文创产品高于普通产品的两个维度:造型、工艺的精致和文化内涵的承载。从工艺角度,我觉得无论价格贵贱,我们产品的“细节意识”还有待提高。精美并不一定意味着昂贵,但它一定要能够“浸入”人心。另外一点就是要深挖文化价值:现在很多文创产品在内容和形式上都比较单一,缺少新意,其根本原因就是流于形式和表面,缺少真正打动人、吸引人的创意和内涵。

艺术中国:对,这让我想到最常见的一些杯子、手机壳等,它们大多处于文创的初级阶段,将既有的艺术作品、梵高的鸢尾花啊之类的复刻在上面,内容上照搬或挪用,形式上缺乏新意因而容易趋同。

王红卫:究其根本就在于:我们的文创产品缺少原创设计真正的文创作品需要有自成体系的艺术语言、视觉形象和文化定位。这让我想起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常沙娜先生多次强调的:“要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不能把文化都放在博物馆中,要把它活化,和现代人的生活相结合。”所以,要不断挖掘地域文化、民族文化,强调文化根基并加入设计师自己对生活的感悟,将其独有的生活美学观念融入设计之中。

从“大书籍”到“视觉阅读”——文创是一个自然生发的过程

《书语》

艺术中国:您刚才谈到“独立原创”的重要性,这不仅需要深厚的文化积淀,还要求设计师能够将其精髓内化,将抽象或意向的东西注入到文创产品中赋予其灵魂内核,并在这一过程中实现由内及外的视觉转化,塑造成更易被受众接纳的形态。我突然觉得,它似乎与那种“灵光乍现”不同,反倒更需要一个长期的酝酿和积累?

王红卫:是的,文创是基于经验与积淀的自然花开,它首先需要一片足够肥沃的文化土壤。我不是专门做文创的,我首先是一名教师,但更是一个设计师。毕业后,我一直任教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视觉传达系,从事汉字字体与书籍设计方面的教学与研究已经30余年了,并逐渐认识到“大书籍”意识在设计中的重要性。

陈辉百扇语意

《视记50——陈汉民艺术设计作品集》

《中国敦煌历代装饰图案》

艺术中国:可否给我们解读一下“大书籍”的意义?

王红卫:“大书籍”是我上课和学生不断强调的一个概念。它包括从书籍设计早期的编辑、排版、设计以及到最后纸媒与工艺整体设计的全部过程,基于这一概念,它又有很大的延展性:书籍设计更注重将理念物化,设计、工艺、材料、装帧和风格的选择并不是纯视觉的产物,它更应该传达设计者对书的情感、对内容的理解和品味,它虽然不是文字,但也成为一种讲故事的方式——所以它远远超过了一本书的设计,“大书籍”强调的是文脉的继承和挖掘,是将理念视觉化的延展和再创作。这种“大书籍”的思维意识同样可以运用到各个领域,从我们一开始的日历设计、贺卡、纪念章、邮票、品牌标识等等,到打破材料边界尝试新工艺之后所涉足的丝绸、陶瓷等领域,万变不离其宗的始终是“大书籍”理念。所以,可以说我们是在这一基础上逐渐拓展到做大文创这个维度中的。

《装饰》2019全年设计

艺术中国:您提到了材质的延展,其实您做书籍装帧设计与纸打交道最多,那么纸这种媒材是否也给您后来的设计注入了更多不同寻常的感情?

王红卫:是这样的。书和纸很难分庭而论,而书本作为以文字形式承载历史和文化的载体,更给人一种厚重感和温度,它是高贵的,也和人有一种更天然而密切的情结。因此,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纸媒的质感、它的文化属性和人文温度始终是无可替代的。和书本打交道的时间久了,自然也会被它所滋养,浸润出自身对生活的一种态度和品位,这对我们后来做其他设计都起到了很大影响。因此,“大书籍”并不只是基于书或针对书的简单装帧,“大书籍”思维强调对细节的精益求精、对内容的深度发掘、对品质、品位和审美格调的尊重以及对人文温度的关照——而这些也是做好任何文创产品的必备要素。

标识设计集锦

艺术中国:这样的文创产品也一定会是有厚度的。

王红卫:对,做文创并不能为了简单的视觉意义上的“吸睛”或“好玩”,它一定要有内涵,而这种内涵就如同读书人的修养,是一种文化气息。因此,它的出发点不是为了迎合商业或市场,而应该生发于设计师自身对生活的态度,这样就会避免使我们的文创产品沦为只会抓眼球或博噱头的纯商品,从而提升它在当下文化语境中的地位和高度。如果把个人修为和产品内容做到位,便不会轻易被市场所裹挟了。

2019年北京国际设计周主题展览,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国际形象设计展,整体视觉设计

艺术中国:我是否可以理解为,好的文创产品可以成为一种新形式的“书籍”,它同样具有文化载体的属性?

王红卫也许我们可以发明一个词——“视觉阅读”。不同于文字的传达,它更强调通过直观的视觉设计来传递信息和态度,那么这种阅读方式可能更生动而直接。好的设计师就如同一个导演,他应该通过自身对于产品的理解来更好地把故事传达给受众,这种创作不局限于书的封面、作品海报或是包装,它塑造的是一个综合的视觉体验和语境。如果说视觉阅读是传统书本阅读的一种延展和补充,那么好的文创产品应该属于这一范畴,是可以独自讲故事,并可以被阅读的

2019清华招生简章全景

2019ICCM第八届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整体视觉设计

新世界数学奖证书

艺术中国:正如您所言,您首先是位教师,然后才是设计师并涉足文创。那么在这30余年的教学中,您还有哪些体会和我们分享?

王红卫:首先要感谢这30年的持续教学和积累。在教学过程中,我的学生从80后到90后再到现在的00后,他们也带给我新的启发,传递给我每一代人不同的生活态度和审美观念,所谓“教学相长”,我们彼此接纳、更新固化的模式、探讨新的可能,这非常重要。我的很多研究生和博士毕业生都相继在这一领域取得了成就,他们的进步也给我新的启发。

鼠年敦煌瓷杯和丝巾

鼠年敦煌瓷盘 设计师:王红卫 陈为

同时,教学与实践密不可分,这样就确保我们一直亲力亲为在第一线。这行里没有惯性而言,好像一直在创新求变。在这一次次的改变中,唯一不变的是它们所积累的扎实的轨迹——教、学、实践从未停歇,它不仅是工作和研究,更生发出一种自然而然的热爱。

福牛春碗设计讨论现场

艺术中国:基于研究和教学上的成果,在实践上积累宝贵经验,加之做书籍出身的那片初心,我想这才是您踏入文创领域并取得成就的主要原因——这样深厚的根基从未断过,它成为一种自然的水到渠成。

王红卫做文创的确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不能为了文创而文创。它的到来就如同一颗生命树,需要土壤的孕育作为根基,而这片土壤是否足够丰厚便取决于设计师的文化底蕴和积累。它决定了树苗是否能够茁壮成长、抵御风雨,并最终开花结果。它的生命力也源于设计师对生活的阅读和感悟。

工作室讨论现场

王红卫教授和春碗

艺术中国:最后,如果请您给新生的文创人一些建议或意见,您最想说些什么?

王红卫:建议倒是谈不上,毕竟对我而言做文创是兴趣使然,我也在不断探索当中,但我愿意分享一些自己的经验。首先,文化先行,在关注当下的流行、趋势同时,文创产品应该始终根植于本土文化第二,创意是核心,设计师应该具有独立的灵魂,彰显原创性,传递独特的审美品位;最后,产品必须能够落地,要熟悉不同类型产品的功能、属性,除了创意、设计和研发外,更应该了解产业链结构,关注包括成本、材质、不同年龄及购买力人群的调研、产品流通和渠道在内的各个环节。总言之,文化创意产品是一个“系统工程”,“文化+创意+产品”这三者是缺一不可,三位一体。(采访/文字:付朗,图片由红卫设计工作室提供)

王红卫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长聘教授,博士生导师

红卫设计工作室艺术总监


友情链接: 微信小程序公众号开发
Copyright © 2018-2019 hr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华人艺术网所有
蜀ICP备18021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