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文章详情
Details
散文:我的恩师,在上海
时间:2020-09-11 22:48:25

作者/南山文学浅谈

前言:谨以此文献给我的老师——@上海戏剧学院徐家华

1_看图王.jpg

“徐老师”

我怯怯的叫了一声。当我见您的那一瞬间,我认出了您,从我第一次在家乡的新华书店见到您写的书,书上有您的照片。

“你是XXX?你怎么长得那么娇小玲珑?”

您惊奇的眼神,满面笑容,中长的大波浪很自然披在双肩,高高的个子,穿一条很飘逸的长裙,气质优雅,比照片上还要漂亮,一点看不出当时您有四十岁。和您站在一起我像一个很土气的小女孩。

您一边笑一边说:“你比照片的还要小,坐车过来辛苦了。让生活老师带你到宿舍,先安顿下来,然后明天去注册。好吗?”您说话爽朗动听。我一切听您的安排,我来上海是冲您来的。

2.jpg

我一脸的娇羞回答:“是,徐老师。”

于是,我跟生活老师走出红楼,像刘姥姥进大观园,看什么都充满新鲜好奇,这里不愧是国家一流的@上海戏剧学院,培养艺术的梦想殿堂。穿过一座花园,小路干净,路上有来来往往的帅哥美女,让我应接不暇。从他们的身上我闻到艺术的气息。很快,我们来到一座有四层楼的宿舍区,上步行梯三楼转右手边第三间宿舍,生活老师说:“你跟她们编剧五个女生住一起。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你先拿现金去吃饭,明天再去办饭卡。食堂在礼堂的旁边,有路牌指示。”

“好的。”

我回应。我卸下背包,铺床,太累了,我倒下床沉沉地睡去,直到深夜,宿舍有同学说话的声音,我才醒来。

3.jpg

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充满喜悦,我终于来到上海,来到戏剧学院进修。好像在梦里。

在一九五年的秋天,我一个来自小县城的女孩,怀揣对美追求,对学习的渴望,对自己的改变,一个人为了省钱,傻傻的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到上海,就凭一封信给的地址,就不计后果的跑去上海,一个硕大的牛仔背包是自己全部的家当。在车上我害怕有小偷,一直不敢睡觉。

当时的我带着一分憧憬,九分的勇气,敢去人生地不熟的上海。现在想想蛮佩服当年的自己。

火车咣当咣当的前进,离开柳州,离开湖南,离开浙江,一路奔向陌生繁华大都市—上海。在车上我抱着您的书,想象我们见面的情景,您的书我几乎翻烂,感谢这一部关于美的书,让我在新华书店一眼看中,对于当时并没有钱的我狠心买下,因为书里面的内容我太渴求,当时脸上长满青春痘, 对于一个渴望变美的我斗胆给您写信,诉说我的苦恼。想不到,您很快给我回信并告诉我方法,不久,我的脸奇迹般好了,我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于是,为了报答您,我寄了家乡的土蘑菇,鸿雁传书,我们变得越来越熟悉,我向您发出想学习化妆方面的诉求。过来很久,终于等来您的回信:“院领导同意开办进修班。”一封信让我插上梦想的翅膀。

4.jpg

如今,二十五年过去了,您上课的话依然余音绕梁:“作为一名化妆师,在化妆之前,首先要有立意,清楚自己想要表现什么样的美。要观察自己画的模特优点在哪里,不足在什么地方;化妆的目的是美,是和谐,因为和谐才产生美。”

我深深记住您说过的每一句话,您上的每一节课。对于当时一个没有任何艺术基础的我,上了几节专业的课,跟不上老师的速度,我很焦急,开课的都是理论课:服装心理学、美学、素描、色彩学、古代发式史等等,学这些不能回去开店用的,离我想象不一样。于是,我哭了。想放弃了,想回去了。

您了解情况后,耐心开导我:“为什么要学这些看似跟化妆没有关系的理论课,它们有什么意义?从事一份美的工作,你对美没有鉴赏力,你如何可以化出漂亮的妆容?相信老师,你来@上海,对你将来都会很大的帮助。既来之则安之,好好学,不急。”你温柔摸摸我的头。

我安静下来了,于是从一个艺术的门外汉,慢慢的去探索,运用一切时间和投入,别的同学休息,我还在学,图书馆是下课后光顾最多的地方,对于不懂的地方多看多学多向同学请教,结业会上,您说我的进步很大。

在上海戏剧学院,能免费看《哈母雷特》、《罗密欧与朱丽叶》《下里巴人和阳春白雪》、《雷雨》等很多话剧,还有幸听到@余秋雨院长的一堂课。我沉溺在艺术的知识里,如饥似渴。从开始的排斥到后来的接纳,自己发生了蜕变。

5.jpg

上海的秋天是那么美,院后门的华山路,路的两旁有高大的法国梧桐树,走在路上,看一片片梧桐叶掉下,我想家了。

深秋过后,冬天来了,想不到上海的冬天风很大,那么冷,下起了雪,您看我只穿一条单薄的长裤,于是,约我到您家吃饭。您家住在离学校不远,叫静安区的地方,您家住在二十二层,家里很小但非常的温馨充满艺术气息。您把女儿衣服拿给我穿。说:“在上海不能感冒生病。”记得在来上海之前家乡的朋友告诉我,上海人很排外,看不起外地人。但是,您一直给我那么好的印象,把我当女儿一样看待。难道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缘分吗?我想是的,不然,我们远隔千里,就因为一本书,让我有幸认识您,成为您的学生,您为我打开一个新奇、美的世界。

那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那么怀念您,没有后悔去上海。尽管后来因为自身家庭的原因,没有机会继续在上海深造,自己不敢留在上海打拼。随后回到家乡 ,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说我的气质变了,变得跟以前不一样。

我回到一段时间,才发现一切都已经不适应了,于是,我跑到南宁,谋求发展。但是,很快发现当时的南宁也没有化妆这方面的土壤,自己更没有足够启动资金,另一方面家里频繁出事,于是,我放弃了自己的梦想,为了生存,我只能改行。从那以后,我不敢再给您写信,觉得放弃了自己专业,很对不起您,每每想起,后悔的雪便堆积成山。

如今我已到中年,依然如此怀念上海,怀念您,曾经想去上海看看您,却一直没有勇气。现在的您也六十多岁了吧,我在百度搜了您,您依然那么美,那么神采奕奕,您是我心中的女神,我梦想自己和您一起把美撒播在人间,梦想有机会再见到您,聆听您上课的声音。

6.jpg

微信图片_20200911225932.jpg

虽然我没有从事形象化妆的事业,但我一直坚持关注这个行业,坚持学习新的形象方面的知识, 一直把自己学到的知识运用到自己身上,我没有丢失自己,一直在努力做一个内外兼修的女性,尽管自己历经很多的坎坎坷坷,但依然没有忘记您教我的东西。

白驹过隙,往日的青春岁月重现,看照片里面的同学,回忆当年一起走过的日子,记得当时,有一个叫海雯的同学,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在我结业之前,带我去坐地铁、去动物园、请我吃麦当劳、带我去淮海路、去外滩,帮我照了很多的照片。现在看看照片里的同学,泪,湿润了眼睛。不禁暗自感叹,老师、同学,一别,就是一辈子


7.jpg


友情链接: 微信小程序公众号开发
Copyright © 2018-2019 hr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华人艺术网所有
蜀ICP备18021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