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文章详情
Details
嘉德李艳锋:20世纪现代艺术家还有谁被市场低估?
时间:2020-03-24 11:00:44

        有关艺术市场的话题总让人感到好奇:“20世紀大家的藝術作品在之前是被低估了嗎?”“哪些藝術家艺术家现在仍处在价值低估期值得我们未来特别关注呢?”......自問自答不如專家解答,在這期的“收藏7日谈”裡,中国嘉德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总经理李艳锋聊了一下他对“被市场低估的二十世纪现代艺术大家” 这一话题的看法。

        Q:近几年20世纪现代艺术大家里面出现了一些新的名单:比如吴大羽、李青萍......等,这些艺术家被挖掘出来,作品在拍卖市场上不断出现新的记录。他们的作品价值之前是被低估了吗?

        李艳锋:我们很早就学过一个很重要的经济规律:商品价格以价值为中心上下波动。艺术品不然,较之实用商品它更容易存在价格与价值脱轨的情况,原因在于艺术品的价值量并不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其价值的认定是套更为复杂的系统。

        这个系统需由学术力量、市场力量共同推动,还得辅以时间这个元素进行发酵。所以,势必会存在艺术家及其作品暂时无法被充分认知或准确认知的情况。

即是未充分认知,就存在低估与高估的双重可能。并不是每一个被重新发现的名字都是沧海遗珠,但也一定有遗珠弃璧被湮没在艺术史的迷雾里。这个问题很难一概而论。

N3pVcd1qPTwbMgSZRdRGMIVTiKSiijeokXmbJyAA.jpg

许幸之,海港之晨,布面油画,44x61cm,1962 年

中国嘉德2020春季拍卖会作品

        就吴大羽而言,他显然是位被市场严重低估的艺术家,他的个案很好的展示了艺术品价值发掘、认定的全过程。

        Q:我们是否可以说艺术家二级市场的价格记录,是一个“低估与否”主要评判指标?

        李艳锋:你这个问题其实还是在问,拍卖市场的价格,是否代表了艺术品的内在价值?

        二级市场是个相对成熟的市场。说它相对成熟,是因为二级市场在选择艺术家的方式、渠道上均自一级市场层层筛选而来,而二级市场的买方也多浸淫艺术品收藏多年,在审美能力、收藏的主观能动性上都处于行业的金字塔尖。

        这些要素使得拍卖市场的价格体系也就更加理性、更具成熟度、更有指标性。那么一定程度可以说,二级市场的拍卖价格比较客观的体现了其艺术价值。

        但是像我们在第一个问题里谈到的那样,价格系统的确定来自于价值系统的认定,所以,越是学术研究积累深厚、或者越是口碑认可高度统一的收藏板块,出现“低估”的几率越小,价格与价值的匹配程度也就越准确。

        Q:怎么看待这种被低估的现象?作为一名拍卖行的专家你认为我们同期的艺术史研究、媒体传播,以及藏家参与都存在哪些问题?这些是不是都是正常的历史现象,反过来说对收藏家是一个机会?

        李艳锋:我们对中国“现代艺术”及“当代艺术”在学术层面的投入程度肯定是不足的。内部,与中国“古代艺术”的研究力量不可同日而语;外部,也无法与欧美在现当代艺术研究上的投入相提并论。


fRIuJtNc35ptIM6T91BXxpw40VM9qcvmNB8ue5ue.jpg

李瑞年, 什刹海冬天, 81×65cm, 1978年

成交价RMB3,852,500,中国嘉德2019秋季拍卖会

        这个有情可原,毕竟我们的“现代主义”之路起步较晚,当代艺术又是在文革之后以一种异常激烈的姿态出现的,造成研究体系的缺失和滞后也属历史遗留问题。

        以现代艺术为例,你很难脱口而出这个板块的专家有哪些人?在艺术家个案上遇到了问题可以去找谁?好在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开始了这个方向的工作。近几年,我们看到的一些围绕“中国现代主义”主线的高质量的个展、联展、群展,是学术领域里最显而易见的成果。


8h8tdUrkwCeQSCghJqqYCC3aRAiJwH5qeVig1Vx0.jpg

苏天赐, 苏南初春, 80×64cm, 1980年代作

成交价RMB 8,050,000中国嘉德2017秋季拍卖会

        一些二级市场的藏家其实或直接或间接的有参与到这些学术活动中来。比如通过旁听、参与学术研讨会,通过出借自己的藏品支持相关的艺术家展览活动等。这些互动,无疑为有研究能力的藏家,提供了更多深度了解及收藏的契机。

        媒体传播的问题是,敏感度不够,且不具备客观或专业的第三方视角。所以,即便有心对行业信息进行关注和整合,也难以有效实现二次传播,更难以成为学术和市场之外的第三股力量。

        Q:回顾近二十年的拍卖市场,二级市场已经把许多之前艺术史研究不足、市场关注度弱的艺术家推向艺术市场的前台,形成二十世纪老油画、华人艺术大家、现代艺术、女性艺术家等几个重要版块, 在这些不同的版块中,你觉得哪些艺术家现在仍处在价值低估期值得我们未来特别关注?

        李艳锋:二级市场的板块概念本质上是个资金“蓄水池”的概念,也就是收藏家都在买什么的问题。买的人足够多,且具有一定时间的持续性,才能买出“板块”。


egwVqwOraWvpUfBDTrzHfgJ27oRz2hzTtClvW47i.jpg

宋步云, 月季花开, 66×54cm, 1950年代

成交价:RMB2,070,000,中国嘉德2018春季拍卖会

        大面上讲,有中国的现当代艺术板块、西方的印象派板块、战后艺术板块、日韩版块、东南亚板块等。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划分方式,比如抽象艺术板块、潮玩艺术板块等,属于基于美术史层面的脉络梳理,或销售层面的分类进行划分的。

板块虽多,但万变不离其中。弄清楚哪些板块适合哪类市场、其活跃度的曲线如何,是必要功课。在此基础上,再分析艺术家的基本面,判断是否存在价值低估,思路才会比较清晰。忌管中窥豹,不知整体,也能避免个案太多,无从下手,乱花渐欲迷人眼。

        Q:除了参加拍卖,藏家还有哪些机会购藏到你所提到的这些 20世纪艺术大家的作品?

        李艳锋:通过经营早期艺术板块的画廊,或者代理此板块资源的艺术机构。

Q:现在是否还存在建系统收藏二十世纪名家作品的机会?专题特色收藏与头部作品收藏,你更建议哪一种?

        李艳锋:有句话谚语我很认同: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收藏艺术品也一样。只要清楚的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

        二十世纪板块的作品价格除了常玉、赵无极、朱德群等屈指可数的几位艺术家价格释放的较为充分外,其余多数的价格都还具有较大的想象空间。


jLYj3jELO5Z8dTKDfdstp95W0JsvZfO3xpsMPqcD.jpg

常玉, 白瓶粉红菊, 100×70.5cm, 1931年

成交价RMB 55,200,000,中国嘉德2019秋季拍卖会

        尤其是一些名家普品,还有一些暂未被市场熟知的艺术家的精品,市场有一定存量,但价值一直被忽视和低估。所以只要肯花时间、经历,机会不是那么难寻。


GyZDPtNxlhViFIqhahk7yCD3K6fjIVtRhwlGlKs8.jpg

丁衍庸, 橘色仕女, 91×60.5cm, 1969年

成交价RMB 6,095,000, 中国嘉德2019秋季拍卖会

        专题性收藏,还是集中火力收藏大部头作品,没有好与不好,只有适合不适合,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的概念,完全取决于藏家本人的需求。

        Q:针对二十世纪现代艺术收藏,如果是企业收藏,你会有哪些建议?

        李艳锋:为了企业资产安全,建议在开始前做尽可能多的前期准备工作。比如组建专业团队,与行业专家保持良好的互动、明确收藏方向、收藏规模、每年的资金投入量、以及收藏的短期和长期目标等。


z9afJy2O7PtGGSRZJe6q8uPsFwnqLaoUCVVwzeA5.jpg

吴大羽,黄色谱韵,54.5×39.5cm,1980年代

成交价RMB:12,880,000,中国嘉德2018秋季拍卖会

        可以给自己和团队设置一些问题,通过解决问题探讨怎样的收藏方式适合自己的企业。是属于二十世纪早期艺术范畴即可?还是要细化到某一风格、某一脉络?是需要在海外、香港市场均有较优流通性?还是仅在内地具有影响力就可纳入?需要兼顾投资回报?还是着重建立自己的体系?这些东西清楚了再开始购买,相当于按图索骥,操作起来不会离预期相距太远。

        另外,收藏最好可以和自己的企业文化相结合,符合企业气质,毕竟企业收藏对企业形象的确立和提升有巨大的价值。

        Q:对于一些企业家来说,收藏到一定阶段和规模都会建立美术馆, 你觉的这是一个好的方式吗?还有无其他管理规模收藏的方式?

        李艳锋:如果收藏的作品质量够高、数量也达到一定的规模,建立私人美术馆是值得鼓励的事情。一来,美术馆是开放性的,对公众的艺术普及有利;二来,藏品将最大限度的接受外界检阅,藏家可以通过外界反馈更客观的认识自己的收藏。可以说,私人美术馆是一个双向的交流平台。

        以龙美术馆和泰康美术馆为例,两家美术馆不仅出展频率很高,且展览的专业程度也很高,观众流量一直稳步增长。一方面,补充了许多公立美术馆未能起到的教化功能,另一方面,对活跃业态环境也有重要意义。


HCOP15c1gwjPElVx98YuV9FQeagCtpeodbVmsx5A.jpg

关良,双岳揽胜轻舟过,53×38cm,1940年代

成交价RMB3,565,000, 中国嘉德2019春季拍卖会

        私人美术馆的建立前期需要不小的资金投入,但这方才是万里长城的第一步,后期的运营和管理,是更为艰巨的挑战。我想藏家在建立属于自己或者企业的美术馆之前,都会慎之又慎。

        其他管理规模藏品的路径,通过基金会是一个较普遍的方式,另外,也有一些艺术推广机构开始介入规模收藏的管理和运作上。


友情链接: 微信小程序公众号开发
Copyright © 2018-2019 hr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华人艺术网所有
蜀ICP备18021709号
宏念科技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