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栏目详情
Details
大风雄魂 莲华世界 ——记刘伯骏老指墨荷花衰年变法(3)

不以己喜不以物悲。伯骏老一生从不因外物得失、个人苦难所困所惑,始终保持一种豁达淡然的心态对待晚至而来的各种名誉、赞扬。虽然早就过了不逾矩而至、无法之法、的自由王国,伯骏老仍然未丢弃师法造化,创造条件随时随地写生。敬畏自然尊崇生命追求平等,正是老人家青春长在、创新不绝、变法不衰的原动力。


1.jpg


2016年,九五高龄刘伯骏老在成都龙泉驿写生。


2.jpg


二零一七年,伯骏老在成都三圣乡写生。


3.jpg


八零后伯骏老为家中厨房里的莲蓬莲藕写生。


4.jpg


90后伯骏老莲藕菜蔬写生。


5.jpg


这出自九五耄耋老人之手的速写,简笔重色,泼辣冲撞,好不畅快。


6.jpg


九六后的狂笔乱舞,线条灵动,长长短短竖横斜折,已出寒塘枯荷的构架。


伯骏老不特末曾稍忘师法自然,更不曾停歇学习先辈和提升思想境界。时至今日,他案头上一本师尊潘天寿大师的画集,虽早已被他翻阅得快散了架,他仍然不时地精研细读某一幅画、某条线、某一种苔点;去年新出的《民族翰骨    潘天寿诞辰120周年纪念图集》,也是反复观摩学习,再三再四。


7.jpg


《风揽残荷舞霜天》 指墨,68x136Cm,2015年。


款识中提到,此乃成都三圣乡月色荷塘之所见。




8.jpg

《深秋》 指墨,68*68Cm,2012年。


四尺斗方,却唱出悠远遼亮的荷塘秋歌。


伯骏老从潘天寿大师处习得方构国之精妙并在写意花卉中发扬光大。伯骏老曾说过,画画是为人民而作,非为美术馆展览而作,必须考虑到生活方式(狭隘一点就是当今普通民众居住方式、色彩环境等)对视觉观赏、审美心理的影响。一味求大、求奇、求怪、求异,深并不可取,而是必须能从真从善从美,来亲和观众,提振精神,打动人心。画幅虽小,却也必须禅精竭虑,用心构图,详加点染,成就大气。

9.jpg


《夕晖》指墨,68*68Cm, 2013年。


残荷如此多娇,生命如此美好。


10.jpg

示范,指墨,68*68Cm,2017年。


11.jpg

示范,指墨,68*68Cm,2018年春。


12.jpg

示范,指墨,68*68Cm,2018年春。



凌晨起床后即写字作画,是九十七岁伯骏老仍然坚持着的工作习惯,他读书思考,最终总要在写字作画中得到释放。年事益高,益发从心所欲,信马由缰,什么颜色都能用敢用,却每能达成其绘画应始终以追求真善美为前提的心志,出好东西。


13.jpg

《雨后游鱼乐》之一  指墨,65 x180Cm ,2015年。


14.jpg


《雨后游鱼乐》之二 指墨,65 x180Cm ,2015年。


15.jpg

《雨后游鱼乐》指墨,65 x180Cm x 3


即便是已然进入绘荷的自由王国,伯骏老仍旧没有停止


新的尝试。多年方构图、横幅构图后,他再用回头尝试


竖构图的开新,他谋求在画面中汇和山水画平远高远之


法,变化视线从低视角起游,俯观游鱼,仰望荷花,更


见突显莲荷的崇高圣洁,游鱼的悠容,再用三连屏成为


荷花游鱼图的宏篇巨制,歌颂这世间众生平等,万物和


祥。以实龄九五之高寿,仍能出如此恢宏大气雄迈奔放


的精妙杰作,超越自己,恐或世间唯伯骏老一人耳。



伯骏老自八十岁后变法不衰,打造出崭新格局莲华世


界,大风雄魂,雅俗共赏,引多少画坛内外后生晚辈折


服,浸润于其崇高纯粹的精神世界。让我恭引一位行外


晚辈的肺腑之音来结束本篇:前人有衰年变法,刘老是


变法不衰,那画面的灵动亮丽,气势震撼,精气逼人,


使人向上的感觉,前所未有。最近又看了欧洲印象派代


表莫奈的画展,其画也是将自己的情感融入到对大自然


光和影交织的描绘中,画面是一种宁静的美,但就没有


刘老的画那种气韵生动又不失禅意,既使人震撼,又能


让你凝神静气,观者在动与静的平衡中享受艺术的美


感。刘老这种全新的具金石味的大写意国画也是前所未


有的,从他的向阳花、荷花、梅花、兰花、竹、美人蕉


等,看到了他的风骨、气节、高贵的品格,看到了生命


青春的活力和无尽的感染力,一看这些画就觉得自己也


很年轻了,对我来说,以前所看到的感受到其他所有的


国画都没有达到这种效果,所以我很赞同行家泰斗们给


刘老的画以冠盖古今的评价!






作者:何晓阳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8-2019 hr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华人艺术网所有
蜀ICP备18021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