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展览 > 展览详情
姬子——精神之旅
艺术家:姬子
展览地点:
开始时间:2019-08-03
结束时间:2019-08-29

展览海报

策展人:王春辰

学术主持:张子康

展览时间:2019年8月3日—29日

开幕时间:2019年8月3日 16:00

研讨会时间: 2019年8月3日14:00—16:00

姬子Jizi,大宇之维一 Dimension of the Universe 1,145x266cm,纸本水墨ink on paper,2010


姬子,大道长风图Long Wind, 193x337cm, 2011


姬子,时间的延展二The Extension of Time No.2,192x281.5cm,2013

回家的路

文/王春辰

作为河北人,今天终于在省会的石家庄美术馆来举办姬子的展览了。人们经常问我是怎么走上艺术这条路的,可以说,我本来不是走这条路的。我在上中学的时候,我父亲(姬子)就告诉我不要学美术,如果学画画会连饭都吃不上,除非你上了中央美院,或者在国家单位工作,否则你是没有办法靠画画来养活自己的,我这一辈子不就是例子吗。我遵从父愿,在河北大学读了英语文学专业,四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合资企业做翻译,没有任何念头或可能去从事艺术工作。唯有的就是喜欢读读书,多数又和艺术有联系,往返北京也总是去王府井书店买书。平时在家里又经常和父亲、朋友讨论艺术上的事情。对于我,那时候完全是当做爱好来旁观艺术这码事的。

但是对于我父亲来讲,却不是这样的。虽然他不让我走这条路,但他自己倒是要坚持走下去,即使再不可能,也把艺术当作自己的生命,他没有上学的机会,就自学;没有课堂的聆听,就读书、去故宫看画。他用打临时工省下的钱去买书、买画册,在他钻研艺术的这一生里,书成了他的良师益友。到了后来,他专心在创作上,仿佛消失在日常生活里,对自己的艺术结果是否见诸于世只有顺其自然了。他唯能做的就是探寻自己的画的语言和想法,他因此称自己的画是墨道山水,因此写了“墨道论”来琢磨自己的画理。他知道他这一生画画不是一件小事,他没有良好的社会条件,只能靠自己努力,一朝一夕都不够,必须是一辈子。他的全部生活理由就在那净洁的宣纸上,这个理由足以大到无边无际,透过那些浓淡干湿的墨、气韵飞扬的水,他看到了浩瀚的天际、辽远的时空,也许未来就在那里。

有个朋友说,唯有自己的父母离去才让人瞬间长大。我是在父亲突然患病去世后,才真正感受到了父亲的存在,甚至是在那之后才渐渐了解了父亲。我无法忘记最后几天他在医院的病床上,他喃喃地、艰难地说着“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因为他知道他要走了,他还有很多创作计划没有做,他心目中的画还没有画出来,以致在临终的最后几秒里,他的眼角流下了眼泪……

我能理解他的心愿,知道他一辈子的困厄,是画画支撑了他;于我,也是受父亲的影响,终归还是走上了艺术这条路,做着研究、做着批评、做着策展,依稀间我又恍惚,仿佛这些都不见了,只在氤氲叆叇的墨气里看到一个身单影只的父亲远远地走了。

我默默地,知道在未来的时空才能再与父亲相见。

2019年7月25日北京

(作者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批评家、策展人)


姬子,天地之间 Between Sky and Earth,纸本水墨, 184x145cm, 2009


姬子,洞天初开Caves to be Initiated, 纸本水墨, 184x145cm, 2009


姬子,永恒之路The Road of Eternity, 纸本水墨, 184x145cm, 2010

燕赵大地的恢弘

——关于艺术家姬子

文/张子康(中央美院美术馆馆长)

姬子先生去世已经三年了,今天他的艺术终于回到他的家乡河北来展出,我们深感这是一份责任和荣誉。姬子生于1941年,从20世纪50年代末即开始学习绘画,一生都在学习、参悟、借鉴、创新绘画艺术,这一晃就是五十多年直至他去世之前一个月,还在伏案作画。

作为出生于河北的画家,他早在70年代就参加了河北省的画展,1973年他的《引水上山》一画刊登在《河北文艺》封面上,一时家喻户晓。后来在80年代潜心专研个人的绘画语言,苦心孤诣,与画界少有联络,外界竟不知河北尚有这样一位专研水墨绘画的画家存在。2000年后,年近六十的姬子先生游居北京京郊上苑画家村,其绘画因工作室开放展才又始为人知,但依然在小范围内。到了2009年,姬子先生平生的第一次个展才在798的一间画廊举办,北京众多批评家、策展人、艺术家到场参观,才真正意义上发现了作为画家的姬子。

也是那个时候,在北京访学的美国艺术理论家也发现了姬子的绘画,开始了他长达几年的姬子研究,后在2015年在德国的著名出版社出版了英文专著《天地合一:当代中国中的姬子及其艺术》,国际学者发表两篇书评,给予好评,成为国际学界研究当代中国艺术的一部专著。因此,2017年美国怀斯曼美术馆举办了“姬子:精神之旅”个展,2018年同名展览又巡展到纽约,并举办研讨会,得到纽约艺术界的高度评价,并重提“精神性在当代艺术的意义”。姬子由此获得了国际艺术界的重视,英国伦敦大学布莱奈美术馆(Brunei)决定于2021年为姬子举办个展;今年6月,大英博物馆经过两年的研究和评估,决定收藏姬子的作品。这些国际反响印证了一个道理:艺术不分国界,艺术无论媒介,它只认独特的个性语言和独创的艺术表现,它不论东西之别,只看艺术创造的特殊意义。

国内学界在近些年也都充分肯定、称赞了姬子的艺术成绩。著名批评家刘骁纯称姬子是中国绘画在近二三十年来的现代转型方面具有代表性;著名批评家贾方舟评论姬子的作品是一种富有奇幻效果和宇宙意识的自然景观,是一个现代山水画家返回传统山水画“观道”原点后创造出来的新图式、新境界;中央美院教授、著名批评家殷双喜评论姬子先生的作品自有其“道”,这个“道”就是人的生存尊严,它表现为人对自然的亲近和对生命的敬畏;现代美术史家李公明认为姬子的水墨艺术可以成为当代中国的艺术“本土性”经验如何上升到文化自觉层面并与全球化展开对话的重要例证;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指出姬子的壮阔、雄浑的艺术跳脱了传统人文笔墨游戏而造就了畅怀宇宙的磅礴大气;中央美院中国画学研究部主任于洋评论姬子的墨道山水是探索一种中国水墨表达的哲学观照和当代转换,最终激活久远的文化传统;中文第一部研究姬子的专著《水墨的逻格斯》学者高从宜以“逻格斯”来对局“道”,进而论述姬子的水墨家园是中国的哲学精神的写照。

国内专家、学者都给予姬子多方面的评价和研究,都给了我们深深的启发。姬子确实是当代中国艺术的特殊个案,他自幼爱好绘画,从没有读过美院,也没有在任何美术机构工作过,一生做过很多短工、临时工,后在街区企业做工艺美术,在80年代初曾南下深圳寻求一份美术工作,又不果,回到家乡再次谋生单干,撑了四年,又关门放下,何以如此?还是为了心中不灭的那份对艺术的执着,要咬定青山不放松,要画出自己特点的艺术作品,甚至以“画不惊人死不休”来激励自己。从80年代末到人生的终点,将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姬子都是伏案专研绘画创新,吸收国门开放后的多种艺术营养,汇通自己的艺术理念,提出个人的绘画理论和主张,命名自己的绘画为“墨道山水”,孤心苦役地沉静在求索问道的生活里,与外界少有联系,为的是能有多的时间问学探索创新。他生长在燕赵大地,对北方山水情有独钟,无论写生,还是观摩,或者是内心的感悟,都是这种大山大水,它们超于现实的自然景观,却是一种浩瀚开阖的宇宙心象,看似非客观,却又是内心充沛之外溢,这样的视觉创造又具有悲壮的崇高感和神圣性,这一点深得国际学界的认同和肯定。这也是我们思考当代中国艺术的一种不可遗忘的维度,就此,姬子以其绘画给出了一份特殊的回答。

过去有“燕赵自古多悲歌之士”,今朝我们思忖天下事,回望历史经纬起伏,不得不以艺术的方式为天地立传,为古今传移模写。姬子生于河北龙关,生活于宣化大半生,最后十五年在北京生活创作,都始终围绕着燕赵大地,而这片土地而因其恢弘的古今气象在当代中国艺术界产生了一批优秀的艺术家,他们构成了中国当代艺术历史的一部分。今天我们又再次认识燕赵之地艺术家姬子,我们为河北、为燕赵大地而称赞之。

2019年7月22日 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


姬子,新月New Moon,195x185cm,纸本水墨,2010


姬子,诞生Birth,195x185cm,纸本水墨,2010


姬子,永恒的流动Eternal Flowing,182.5x145 cm,2013

[名家评说摘要]

贾方舟:穿越时空  纵横天地——关于姬子近期的“墨道山水”

近两年姬子先生的画风突变,真让我刮目相看。先生已是近70的年龄了,在艺术上尚如此精进不懈,很是让我感慨。

姬子的新作主要体现在《墨道系列》和《构成系列》中。在这两个系列中,画家突破了山水画的传统格局和惯常手法,放弃了以往那种对物理时间秩序的遵循,完全进入自由调动时空的主观表现状态。姬子把山水画的表现主题重新返回到山水画初始的原点上,即所谓“澄怀观道”。

姬子的新作正是以一个现代人的视角和手段,从多种角度表现出自然的万千气象,创造了一种雄浑壮伟、大气盘旋的“墨道山水”。特别是他那些融进了强烈色彩对比的作品,是一种更富有奇幻效果和宇宙意识的自然景观,是一个现代山水画家返回传统山水画“观道”原点后创造出来的新图式、新境界。


姬子,清明四海天Crystal Corners of the Cosmos,145cmx185cm,水墨纸本,2011

殷双喜:道法自然——评姬子的绘画

姬子先生的水墨,出自传统,但又不拘传统,来自自然,但又超越自然。在笔墨方面,他能够自由运用积墨皴染,表现出生动大化的云水形象,元气淋漓。但在构图方面,他却超越了时下山水画以自然山水丘壑为构图模版的写实路线,而是自由组合山川万物,疾云劲水,冰川荒漠,其中有日月若出其里,有异光照亮洞穴,有石柱自天而垂。不仅使我感受到亘古洪荒的苍茫之气,而且还产生了现代科幻大片那种宇宙寂寥。间或有鲜艳的斑驳彩色和神秘的线条纹样出现在其中,于不和谐之中令人悚然。

我感觉到姬子先生的作品,其美学意趣显然不是中国传统山水画以人为视觉主体的中观山水或近观山水,而是蕴含了现代人对宇宙认识和反思的宏观山水。进而他的意趣不在山水,而是借山水以澄怀观道,反思宇宙和人类的前世今生。

我个人对姬子先生的作品深感奇特,觉得他的作品既传统又现代,既与我们的时代保持距离,又切入了现代人只重物质,精神虚无,淡漠历史,不思来路与去处的生存现状。

姬子先生的作品自有其“道”,这个“道”就是人的生存尊严,它表现为人对自然的亲近和对生命的敬畏。“道法自然”是艺术家对自然的体验过程中所生发的广阔、灵动、生生不息的精神空间,是一种永无止境的“绵延”和“生命冲动”,是对有限空间的超越,只有领悟了“道法自然”的真谛,才能给山水画以富于生命力的境界,同时也是具有历史感的世界。

姬子,天地无垠Infinite Cosmos,纸本水墨,124x248cm,2009

阿瑟·C·丹托:姬子的绘画:飞腾的世界

姬子的某些作品有些是用中国传统水墨山水风格画的,但是它们和我在纽约大都市博物馆收藏的作品中看到的那些安详、禅悟的卷轴画不同。

姬子作品的千山万壑沸腾着、震颤着,若湍流急水。人们感受到巨龙正处在焦灼的睡眠中。当它们苏醒之时,必纵身跃起。

在姬子的绘画里,好像是变幻多端的云咆哮着鞭打着簇簇草丛,簇簇之草丛咬定根基,嵌入深邃的岩石土壤中。山川流水、海浪大地绵密相连,皆无分别。

我的感觉是,这些作品具有同样的野性感,差不多是原始感。在某种程度上,它们展示了自然所隐藏的神秘,我们会发现一个小世界,和山川风景一样并不是荒蛮之地。

姬子的山水让我想起柯勒律治描写沸腾的河水时那种荒原景象,宏阔的石头宫殿,散落的石头,纷纷地落入海洋中。

我必须想知道的是我对梦幻与片断、岩石与河水的印象,是否有道理,如果我可以看到这些作品原作的话,这些绘画作品的实际笔触是否实际上传递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作者系美国著名艺术哲学家、艺术批评家)

姬子,方舟天来Ark from Heaven,124x249cm,2013

姬子:打通传统与当下

[美] 柯提斯·卡特(Curtis Carter)

姬子(1941-2015)属于中国当代艺术完全不同的方面。中国当代艺术不知不觉地采用了受西方影响的艺术方法,显得相当浮华。姬子和其他选择中国笔墨绘画媒介的画家,都积极地去探索传统哲学-艺术方法与当代经验之间的有意义的联系。这并不意味着仅仅按照过去的大师的方式去创作绘画。相反,姬子的绘画通过探索画面空间的描绘、多样的墨彩和笔法,获得了它们自身的一种独创价值。他的媒介是笔墨绘画,或是某种建构形式的变体。

姬子属于中国当代艺术中关注中国绘画的构成内涵以及构成当代水墨绘画的内涵的主流运动中。这些争论关注了这种媒介涉及的传统观念以及现代抽象与表现理论的影响。这种传统继续着,尽管在事实上,水墨画的物质媒介与今天的媒体艺术的复杂格式相比,显得安静、温和。它的成就几乎在于哲学与美学的理解及技法,这些都需要个体的艺术家来掌握。从事水墨绘画的艺术家都有一种愿望,就是创造的艺术要扎根在中国的文化传统中,而是努力去创建今天的新中国的有意义的生活符号。姬子的水墨绘画意味着参与到建立笔墨绘画在中国的当代艺术世界的重要地位的现实对话中。

(作者系国际美学协会主席)

姬子,灵界星际Soul World Trek,125.5x245.5 cm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8-2019 hr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华人艺术网所有
蜀ICP备18021709号